第2118章(1 / 2)

漠北王因为身子不好,没有饮酒,而玄渡要主持大赛也没有饮酒。

很快医官就来了,把过脉后,医官道:“大王,他们全都中了毒,而这毒不是我们漠北所有,应该是来自中原。”

漠北王猛的抬头看向萧承逸问:“摄政王,是你做的?你想趁着今日盛会将我们一网打尽?”

萧承逸闻言挑了挑眉道:“大王如何笃定就是本王所为?”

漠北王指了指他面前的酒杯问:“饮的同样的酒,缘何摄政王你们却相安无事?”

萧承逸哼了一声道:“因为本王百毒不侵,就算服了这毒酒也没有事。”

漠北王道:“所以,你才更容易洗脱嫌弃不是吗?”

萧承逸道:“本王很是好奇,大王为何一口咬定就是本王做的,无凭无据你还想治本王的罪不成。”

漠北王眯了眯眼睛:“谁说本王无凭无证?”

他一挥手,有侍卫抬着几具尸体放在了地上。

漠北王道:“呼延烈身亡的时候,本王心中好奇,特意派人去调查过,发现他的侍卫死的蹊跷。

后来经医官查验过他们都是先是中了毒昏迷后,又被人所害,所以没有挣扎的迹象。

只要查一查他们中的毒,和今日群臣中的毒是不是一种就知道了。”

说着,他给医官递了个眼色。

医官会意,在尸体上查验了起来,最后得出了结论:“回大王,是一种,都是极为厉害的可以让人丧失意志的毒药。”

漠北王怒斥一声:“摄政王,你要如何解释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